• 欢迎访问:ytmfmm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〖拔擦拔擦8x华人免费网址〗


    水浒揭秘:高衙内与林娘子不爲人知的故事
    作者:XTJXTJ



    第一章     五岳楼下 花太岁岳庙调戏林娘子
      徽宗五年,三月尽头,这一天春光明媚,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,京城八十万
    禁军教头豹子头林沖,携新婚娘子张若贞和丫鬟锦儿,去大相国寺岳庙里进香还
    愿。张若贞与林沖结婚刚满三载,尚算新婚,林娘子至今无孕,她求子心切,故
    来还愿求子。

      三人刚到庙门,林沖却听有人议道:「近日寺里来了个胖大和尚,驻守菜园
    ,听说一身好本领,不想却得罪了那些泼皮,曾寻他晦气,反被他教训得服帖,
    今日菜园大摆坐地酒席,有好酒好肉吃喝!」

      林沖向来不是一个好管閑事之人,但喜交结天下好汉,听得相国寺菜园来了
    一个好本领的,有心去看一看,便对娘子道:「岳庙已到,娘子可与锦儿进去还
    愿求子,我閑来无事,四下逛逛。」

      林氏闺名若贞,乃京城禁军老教头张尚之女。张尚养有两女,大女芳名若贞
    ,三年前嫁与林沖,二女若芸,去年刚嫁与林沖的师弟陆谦。两女可谓花容月貌
    ,实有羞花闭月之倾城国色。尤其是年芳二十三的张若贞,生得娥脸杏眉,双眸
    汪汪,雪肤滑嫩,纤腰盈盈,身材高挑修长,玲珑浮凸,一对怒挺的豪乳,几欲
    裂衣而出,实是美到了极点,无处不透着诱人的少妇风情,彷佛一朵怒放的雪莲
    。张氏两女虽均爲豔冠开封府的一代绝色,但性格迥异。若贞端庄贤德,温文尔
    雅,气质不凡;若芸性格开朗豁达,活泼健谈,但与姐姐相比,少了一分恬淡静
    雅的气质。

      此时林娘子张若贞听丈夫言毕,她向来听从夫命,善解人意,不由得抿嘴一
    笑道:「官人可是想去会会那胖大和尚?爲妻无防,你自去便了,早去早回。」

      林沖见娘子这一笑,当真秀美宜人,心中不由甜滋滋的:「得妻如此,又複
    何求。」(以下援引水浒原文)

      却说菜园那边,鲁智深道:「天色热!」

      叫道人绿槐树下铺了芦席,请那许多泼皮团团坐定。

      大碗斟酒,大块切肉,叫衆人吃得饱了,再取果子吃酒。

      又吃得正浓,衆泼皮道:「这几日见师父演拳,不曾见师父使器械;怎得师
    父教我们看一看,也好。」

      智深道:「说得是。」

      自去房内取出浑铁杖,头尾长五尺,重六十二斤。

      衆人看了,尽皆吃惊,都道:「两臂没水牛大小气力,怎使得动!」

      智深接过来,飕飕的使动;浑身上下没半点儿参差。

      衆人看了,一齐喝采。

      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,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,头
    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;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;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;
    腰系一条双獭银拟贴背银带;穿一对磕爪头朝样皂靴;手中执一把摺叠纸西川扇
    子;生的豹头环眼,燕领虎须,八尺长短身材,三十四五年纪;口里道:「这个
    师父端的非凡,使得好器械!」

      衆泼皮道:「这位教师喝采,必然是好。」

      智深问道:「那军官是谁?」

      衆人道:「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,名唤林沖。」

      智深道:「何不就请来厮见?」

      那林教头便跳入墙来。

      两个就槐树下相见了,一同坐地。

      林教头便问道:「师兄何处人氏?法讳唤做甚麽?」

      智深道:「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。只爲杀得人多,情愿爲僧。年幼时也曾
    到东京,认得令尊林辖。」林沖大喜,就当结义智深爲兄。

      智深道:「教头今日缘何到此?」

      林沖答道:「恰才与拙荆一同来间壁岳庙里还香愿,林沖听得使棒,看得入
    眼,着女锦儿自和荆妇去庙里烧香,林沖就只此间相等,不想得遇师兄。」

      智深道:「智深初到这里,正没相识,得这几个大哥每日相伴;如今又得教
    头不弃,结爲弟兄,十分好了。」

      便叫道人再添酒来相待,这里按住不表。

    (回正文)

      话说林娘子携锦儿步入庙内正殿大厅,也是她命中有此一劫,和丫鬟刚一入
    内,不想正遇到一人。这人大有来头,乃当今太尉高俅的养子,虽无一官半职,
    但凭其养父之势,旁人仍尊称其高衙内。此人绰号「花花太岁」,生得面相风雅
    ,却是开封府第一等的豪强阔少,仗着家中势大,在京城是出了名的风流无度。
    京城许多大家闺秀,被此子玩弄于骨掌;不少人妻熟妇,被迫与其通奸淫乐,实
    是人尽皆知的风流恶少登徒之子,